首页 > 业内新闻 > 互联网 > 美司法部对谷歌提起反垄断诉讼 扼杀潜在竞争或被迫分拆

美司法部对谷歌提起反垄断诉讼 扼杀潜在竞争或被迫分拆

本文由用户 我们的幸福 发表于 2020年10月21日 腾讯科技      参与:3人 我来说两句
  

  10月21日消息,美国司法部周二提起了一场期待已久的反垄断诉讼,指控谷歌使用反竞争策略来保持其旗舰搜索引擎和相关广告业务的垄断地位,非法扼杀了潜在的竞争。

  
  这起在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提起的反垄断诉讼案,标志着美国政府已对一家在科技行业拥有超过20年统治力的企业发起最激进的法律挑战,且有可能撼动硅谷及其他地方。这将一度是初创企业、如今已成为大型企业集团的谷歌推入了该公司一直试图避免的公开摊牌。
  
  美国司法部在诉讼中指出,Alphabet的子公司谷歌通过一个非法的排他性和互锁的商业协议网络,将竞争对手拒之门外,从而保持了其作为互联网看门人的地位。司法部还指出,谷歌使用从其平台广告中收集的数十亿美元向手机制造商、运营商和浏览器开发商(如苹果的Safari)支付费用,以维持谷歌作为其预设的默认搜索引擎。这样做的结果是谷歌在数亿台美国设备的搜索中处于领先地位,任何竞争对手都没有机会进入。
  
  “谷歌在早期取得了一些成功,没有人嫉妒它,”美国司法部副部长杰弗里·罗森(Jeffrey Rosen)说。“如果政府不实施反垄断法来促进竞争,我们可能会失去下一波创新。如果发生这种情况,美国人可能永远看不到下一个谷歌。”
  
  根据司法部诉讼和第三方研究机构的数据,谷歌目前拥有或控制的搜索分销渠道约占美国搜索查询的大约80%。美国司法部认为,这实际上没有留下竞争的空间,导致消费者的选择和创新减少,广告商的价格竞争力下降。这场范围广泛的诉讼包括谷歌内部旨在避免反垄断审查的所谓审议的细节。司法部援引谷歌首席经济学家告诉员工的话称,“我们应该小心在公共和私人场合所说的话。”
  
  该诉讼特别针对谷歌的搜索应用是在运行其流行的Android操作系统的手机上预装的,且不能删除的安排。司法部表示,自开始调查以来,谷歌在过去一年扩大了此类协议,但在诉讼中没有提供关于此类合作的确凿数据。
  
  Alphabet公开披露,它向其他公司付费,以获得搜索流量。分析师估计,仅苹果一家公司每年就要支付约100亿美元。司法部认为,这是另一笔抑制竞争的交易。该诉讼引用了苹果一名高级员工给谷歌同僚的一封短信:“我们的愿景是我们像一家公司一样工作。”
  
  谷歌首席法律官肯特·沃克(Kent Walker)在声明中表示,该诉讼存在严重缺陷。“人们使用谷歌是因为他们选择--不是因为他们被迫或者因为他们找不到替代方案,”他说。“像无数其他企业一样,我们付费来推广自己的服务,就像一个谷物品牌可能付费给一家超市,让它在一排的末尾或与眼睛齐平的货架上摆着产品。”沃克说,如果胜诉,诉讼将导致消费者价格上涨,因为谷歌将不得不提高其移动软件和硬件的成本。在周二的交易中,谷歌股价上涨了1.4%。
  
  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谷歌持有1200亿美元现金,不太可能在法律诉讼中退缩。该公司一直辩解称,谷歌的不同业务均面临激烈竞争,其产品和平台有助于大大小小的企业接触到新客户。谷歌对各种批评的辩解,长期以来一直植根于这样一个事实,即它的服务主要是以很少或没有成本的方式提供给消费者,这削弱了围绕产品使用者潜在价格损害的传统反垄断论点。
  
  在司法部提起诉讼之前,已对谷歌进行了长达一年多的反垄断调查。目前,美国司法部正在对少数在美国经济和大多数美国人的日常生活中发挥巨大作用的科技公司进行更广泛的调查。
  
  如果谷歌在这场诉讼中败诉,意味着法院会下令改变其部分业务的运营方式,这可能为竞争对手公司创造新的机会。美国司法部的诉讼不会说明具体的补救措施;这通常会在以后的案例中解决。一名司法官员表示,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包括可能寻求对谷歌业务进行结构性改革。如果谷歌胜诉,则会给华盛顿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全面审查造成巨大打击,可能会妨碍其他调查,并在议员和其他人质疑谷歌的市场力量后,突显谷歌商业模式的正确性。然而,这样的结果可能会促使国会对该公司采取立法行动。此案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解决,管理此案的责任将落在赢得11月3日大选的新一任美国总统身上。
  
  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竞选团队没有回复关于他如果当选将如何处理诉讼的评论请求。拜登呼吁更广泛地加大反垄断执法力度,但没有说大型科技公司应该被分拆。在民主党初选期间,拜登表示,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提出的分拆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的提议值得“认真考虑”,但他表示,做出最终判断还为时过早。
  
  这一挑战标志着谷歌历史上的新篇章。1998年,谷歌在旧金山郊区的一个车库里成立。同年,微软因非法垄断指控而遭到轰动的美国政府反垄断案的打击。这起案件最终达成了和解,这是针对一家美国大型科技公司的最后一起类似的政府反垄断案件。
  
  谷歌最初是一个简单的搜索引擎,肩负着“组织世界信息”的庞大而无定形的使命。但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它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做得远远不止这些的企业集团。它的旗舰搜索引擎处理超过90%、每天高达数十亿次的全球搜索请求。谷歌旗下的YouTube是全球最大的视频平台,近四分之三的美国成年人使用该平台。
  
  围绕隐私和涉嫌反竞争行为的各种争议伤害了谷歌,但从未真正伤害过它,谷歌的增长几乎完全不受限制。2012年,谷歌上一次在美国面临严格的反垄断审查时,这家搜索巨头已是美国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从那以后,该公司的市值大约增长了两倍,达到近1万亿美元。
  
  谷歌将在新一带领导人的带领下与政府展开这场备受瞩目的反垄断诉讼案。公司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塞吉·布林(Sergey Brin)都是亿万富豪,他们去年都放弃管理职位,把控制权完全交给了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印度出生的皮查伊在职业生涯的早期曾帮助谷歌向监管机构提出对微软的反垄断投诉。这位首席执行官身边有佩奇和布林,他们仍在Alphabet董事会,并有效控制着公司,这得益于股票赋予他们与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不成比例的投票权。
  
  谷歌内部的高管很快将他们的部门描述为硬件、社交网络、云计算和健康等领域的初创公司,而其他硅谷巨头在这些领域走在前面。尽管如此,谷歌在所有方面都有如此的广度,表明它无处不在。
  
  欧盟监管机构已向谷歌发起三宗反垄断诉讼案,对该公司处以约90亿美元的罚款。但是这些案件并没有给谷歌在欧洲的业务留下太大影响,而且批评人士也表示,谷歌实施的补救措施证明效果不佳。
  
  在美国,几乎所有的州检察长都在分别调查谷歌,而其他三家科技巨头--Facebook、苹果和亚马逊--同样面临严格的反垄断审查。在华盛顿,美国两党正在形成一种信念,即政府应该采取更多措施来监管控制广泛使用的通信和商业工具的顶级数字平台的行为。
  
  一个由11名共和党人州总检察长组成的小组已加入了司法部的案件。更多的人可以稍后加入。据报道,其他州仍在考虑与谷歌搜索实践有关的案件,许多州正在考虑挑战谷歌在数字广告市场的权力。在广告技术市场,谷歌在在线出版商和广告商之间复杂链条的每个环节都拥有行业领先的工具。此外,司法部还在继续调查谷歌的广告技术行为。
  
  在经过16个月的调查后,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民主党人本月发布了一份报告,称所有四家科技巨头都拥有垄断权,并建议国会采取行动。这几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7月份都曾在陪审团面前作证。
  
  “问题出在谷歌的商业模式上,”小组委员会主席、众议员大卫·西奇林(David Cicilline)对皮查伊说。“谷歌从一个十字转门发展到网络的其他部分,再到一个围墙花园,越来越多的用户进入它的视线。”
  
  “我们看到了激烈的竞争,”皮查伊回应道,他指的是亚马逊在线市场上的旅游搜索网站和产品搜索。“我们正在努力工作,以用户为中心,进行创新。”
  
  在批评声中,谷歌和其他科技巨头仍然广受欢迎。自新冠肺炎大流行开始以来,科技巨头的实力和地位都有所提高,在一个高度不确定的时期提振了美国经济和股市。与此同时,谷歌多年来在一系列业务领域的增长扩大了批评者的范围,与这家搜索巨头竞争的公司以及一些谷歌客户一直在抱怨该公司的策略。
  
  Yelp和Tripadvisor等专业搜索提供商长期以来一直向美国反垄断当局表达了这种担忧,搜索引擎提供商DuckGo等新兴企业也花时间与司法部进行了交谈。此外,新闻集团向美国和海外的外反垄断机构投诉谷歌的搜索行为及其在数字广告中的主导地位。
  
  一些科技巨头的批评者呼吁解散谷歌和其他占主导地位的公司。法院表示,只有当政府清除了法律障碍,包括通过表明较轻的补救措施是不充分的,这种广泛的行动才应该是最后的手段。这一结果可能会对美国反垄断法的方向产生相当大的影响。
  
  禁止限制贸易和试图垄断的《谢尔曼法》措辞宽泛,给法院解释其参数留下了很大的自由。由于提起诉讼的反垄断案件很少,任何一项裁决都可能影响未来案件的管辖先例。
  
  科技行业对反垄断执法人员和法院来说一直是一个特殊的挑战,因为该行业发展迅速,许多产品和服务都免费提供给消费者。从某种意义上说,消费者用谷歌等公司收集的宝贵个人数据付费。
  
  近十年前,谷歌曾因以策略战胜联邦贸易委员会而闻名。与司法部共享反垄断审判权的联邦贸易委员会曾花了一年多时间调查谷歌,但在2013年初决定不提起诉讼,以回应有关该公司通过偏袒自己的服务和贬低竞争对手而存在“搜索偏见”的投诉。
  
  该机构的管理人员认为此事千钧一发,但表示,挑战谷歌搜索做法的案件可能很难胜诉,因为他们形容谷歌内部动机复杂:既想束缚竞争对手,又想为消费者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
  
  不过司法部的官员说,司法部的诉讼案件不会集中在搜索偏见理论上。谷歌当时曾做出了一些自愿承诺,以解决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其他担忧,这一决议受到了主张加强反垄断执法的人士的广泛抨击,并继续被称为最大的失败。谷歌的支持者表示,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轻接触是适当的,不会给公司带来持续增长的负担。
  
  美国司法部现任反垄断负责人马坎·德尔拉希姆(Makan Delrahim)去年花了几个月时间与联邦贸易委员会谈判,要求对谷歌进行调查。他后来回避了这个案子--因为几年前他在私人律师事务所工作时,谷歌曾是他的客户之一。
  
  据报道,美国司法部的诉讼是在内部紧张局势之后进行的。一些工作人员对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尽快提起诉讼的努力表示怀疑。不情愿的工作人员担心该部门尚未建立一个无懈可击的案例,并担心仓促提起诉讼可能会导致法庭上败诉。
  
  他们还担心巴尔是出于在选举前立案的兴趣。其他人更愿意继续前进。据一位熟悉巴尔想法的人士透露,巴尔推动该部门向前发展,认为反垄断执法人员行动太慢,犹豫不决。他在该部门的几个工作领域担任了不同寻常的实际操作角色,并多次表示有兴趣调查科技公司的主导地位。
  
  如果20年前的微软案件可以作为参考的话,巴尔对速度的担忧可能会与通常缓慢的诉讼速度背道而驰。在法院系统中走了一条迂回的路线,包括最初的初审法院裁定下令分拆后,微软于2002年与政府达成和解,改变了其商业行为的某些方面,但保持不变。
  
  直到2011年,它一直处于法院的监督之下,并受政府同意令的约束。反垄断专家长期以来一直在争论这一和解对微软来说是否足够严厉。不过大多数观察人士认为,该协议为新一代竞争对手开辟了空间。52RD.com  微博关注:http://weibo.com/52rd  微信关注:admin_52RD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转载和第三方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内容来源标注错误、涉嫌侵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请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我来说两句
读取...
相关报道
评 论
业界快讯 NewsMORE>
新闻导航 Navigation
精彩评论 CommentMORE>
52RD网友:从国家利益角度出发:想都不用想,必须否定!!!理由有1000条!!!!! 从企业利益角度出发:根本就不用想!!!脖子已经被卡了,然…
NVIDIA巨资收购ARM 外媒:将是中国公…
52RD网友:OPPO,VIVO 在忽悠完"芯片研发","专利总量"的概念之后,现在又开始忽悠Iot了! 而小米,华为早在 5 ~6年之前就开始布局包含有Iot的生态链体系!…
OPPO完善软硬服生态:手机OS上新 加码…
52RD网友:HMS必须上来,绝不能因为操作系统又被人掐,(我们老家有一句老话爹有娘有,也不如自已,何况现在是我们没有,只有美国流氓有,你能指望…
华为张平安:HMS活了下来 还已成全球…
52RD网友:必须记住这一点,美国不只是针对华为,他是针对中国和中国所有厂商(因为现在还可以利用小米VO增加收入,提升美国的经济,养活美中企业和…
华为张平安:HMS活了下来 还已成全球…
52RD网友:记住这一点,美国不只是针对华为,他是针对中国和中国所有厂商(因为现在还可以利用小米VO增加收入)。但其目的是打败中国。如果华为败了…
华为郭平:公司经营压力很大,求生存…
特别推荐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