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内新闻 > 手机 > 刘江峰:我没有改变 三五年带酷派重回一线

刘江峰:我没有改变 三五年带酷派重回一线

52RD.com 2016年10月24日 猫叔在硅谷            参与:20人 查看 我来说两句
  

 

 采访刘江峰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他是个理想的采访对象。事先不要求采访提纲,事后也不说要看稿。你问什么,他就答什么。坐在硅谷圣何塞市区的咖啡馆,一聊就是一个半小时。面带笑容,很有耐心。

  聊产品到兴头上,刘江峰一把拉开背包的兜,掏出七八部还在开发的原型机,一部部放在桌上慢慢展示,介绍自己会如何打造酷派未来的产品和定位,也不担心泄露企业的商业机密,让你感受到足够的信任。

  事先准备了不少尖锐的问题,酷派到底还行不行,和华为关系怎样?对话暗藏了一些尴尬的话题,创业不顺什么感触,和余承东关系怎样?他也不兜圈,也不回避,见招拆招,一一道来。听起来漫不经心,又觉得分寸得体。

  效力华为近二十年,亲手打造荣耀品牌,刘江峰用成绩在行业里赢得了地位。但荣耀刚结硕果,他就选择了辞职创业,还是从未涉足的生鲜电商。一年之后,创业不顺的刘江峰重回行业,加入了乐视阵营,出任酷派CEO。

  虽然曾经是四大国产品牌,但酷派的市场地位已经今非昔比,过去两年遭遇了系列动荡,直至乐视入主进行重组。公认有能力的刘江峰能否带领酷派重现增长,焕发出新机?把一片看衰质疑酷派的微博递给他看。他认真看完,笑着说:“历史不是旁观者创造的。”

  如何重振酷派?刘江峰表示,自己会在年内完成重组工作。现在的酷派就像是五六年前的华为,自己计划三五年内让酷派重回国产一线地位。乐视和酷派会各自独立运营,但乐视能在内容和营销方面给酷派提升竞争力。

  他列出的扭转措施包括:建立开放的企业文化,招揽和善用人才,重新打造品牌,做好市场分析,建立品质口碑,找准市场定位。谈到产品时,刘江峰举例说,明年酷派手机拍照会超过今年的S7和iPhone 7标准。

  谈到当初离开华为和创业经历,刘江峰表示,自己在华为属于另类,也不曾被改变。当初离开华为是想有点变化。创业这段经历对自己个人成长帮助很大,加深了对互联网的理解,但自己迟早都会回到积累多年的通信行业。

  谈到平台与个人的话题,刘江峰说,荣耀能够做大,平台肯定是第一位的,但平台是由人才组成的。一个企业如果留不住人才,就会走向衰落。他还透露,自己和余承东其实关系不错,后者只是说话直接简单。

  以下是新浪科技与刘江峰经过编辑的对话实录:

  关于乐视:乐视酷派合作多于竞争

  新浪科技(以下简称:问):贾跃亭什么时候开始招你加入的?

  刘江峰(以下简称:答):今年春节过后,其实之前他一直想拉我去乐视,但当时我还在多点,所以就没去。后来是因为乐视收购酷派,不过中间也谈了很久。

  问:中间谈的有什么曲折吗?还是有什么心理波动?

  答:也没什么波动。我当时不是很想再进入一个大公司,毕竟已经做了那么久。而且我在多点做的不好,出来自己创办了一个小公司,想做一些小智能硬件。

  问:就是打造乐Pro 3的众思吧?现在怎样了?

  答:是的,那是我们打造的产品。现在众思还是一个独立公司,为乐视和酷派提供技术。将来也可能并入酷派。

  问:你之前在荣耀的时候怎么看待乐视?

  答:那会儿乐视还没做手机。

  问:那后来乐视出手机之后,你又怎么看待他们?

  答:我当时人在局外,对乐视也确实看的不太明白,觉得这家公司非常激进,梦想和布局都很大。我也担心乐视资源能不能跟上,人员能不能跟上。但我觉得老贾很有追求,很有勇气。而且,我们之间原先私人关系就不错,是朋友。

  问:这是你最终决定加入的主要原因?

  答:之前他想我去乐视,但我觉得体系太庞大了,不是很愿意。当时也有很多公司找我聊,包括联想、小米等等。后来我觉得酷派不错,这边相对独立一些,有独立舞台可以按照自己想法去重新构建一个品牌。

  问:乐视收购酷派是为了研发和专利么?就像是谷歌当年收购摩托?

  答:酷派是2014年之后才开始走下坡路的,现在技术实力和供应链还是很强。再加上众思六七百人加入,以后技术、品牌、渠道、供应链、研发实力,在国内应该还是前列的。专利当然是乐视收购酷派的重要原因,但未来乐视与酷派会以两个品牌和两个公司的方式独立运作。

  问:那两个品牌之间如何区分?都会搭载乐视的生态内容?

  答:乐视的内容会扩展到所有产品线上,但呈现方式可能不一样,我们会有自己的UI。我希望酷派和乐视是合作大于竞争,当然肯定存在竞争,毕竟处在同一个市场,但希望区分不同的用户群。乐视手机是性价比,我们不会只主打性价比。

  问:就像荣耀和华为品牌之间的关系?

  答:荣耀和华为是共同的后台,但彼此是竞争关系。乐视和酷派是两个完全独立公司,资源是充分竞争的。我是向董事会报告,不是向乐视报告。

  问:那乐视能给酷派带来什么竞争力?

  答:最重要的就是乐视的内容,生态的资源,尤其是IP资源和体育资源。乐视的公关营销能力也很强,酷派以前就没有这种意识。我来了之后,把酷派的营销体系彻底更换了。

  问:你去年为什么离开手机行业去做生鲜电商,今年为什么又回来?因为创业不顺?

  答:没关系。不管顺不顺利,我肯定还会回到通信行业。我的积累都在这里,做起来更顺。在生鲜市场,我没有了原先的人脉,都要重新建设,对很多东西的了解也不够。但这段经历对我个人成长帮助很大。人生很多时候是偶然,当时是朋友想做,拉我牵头一起。这是很好的机会,我也努力了。多点现在还在,社会价值大于商业价值,只是自己不挣钱。

  问:这一年带来了什么经验教训?

  答:很多。我对互联网的理解加深了,未来的机会一定是互联网去改变传统产业,传统产业自身要有这个意识才能迎来新的机会。没有做过的人不知道里面的机遇。每个行业都在互联网化,往大了说是物联网的机会,怎么利用互联网技术提升整个产业效率,去中心化。不过,智能硬件永远是其中核心部分。手机就是人体的增强,是人体的一部分。下一步智能手机肯定是人工智能方向发展,可以感知你的喜怒哀乐,这种主动交互会越来越多。

  问:那酷派这方面有什么研发?相比华为的话,酷派每年研发支出占营收比例是多少?

  答:有一些研发,但不多。苹果很多技术也不是自己研发的,是开放的,和别人共赢的。我们会整合很多资源,一起提供更好的产品给消费者。酷派现在4000员工,研发占到一半。手机和系统完全不可类比,这是拿苹果比桃子。

  于酷派:三五年重回一线

  问:你完成酷派重组要多久?

  答:年底完成,四个月时间。

  问:酷派到底有什么问题?

  答:他们之前做的不错,但更多是依托运营商,这也是后来的问题所在。运营商市场和运营商本身没有问题,可以做,但不能把自己整个产品品牌、规划和销售都交给运营商。所以市场发生转型,运营商降一下补贴,就不知道怎么运营了。酷派的产品,我觉得其实还不错,质量、设计各方面都中规中矩,但又没有什么亮点,再加上品牌渠道操盘又不得当,所以就卖的不好。所以产品仅有质量基础还不够,需要有更好的性能、型号和体验,尤其是软件还需要创新。

  问:酷派也推出过互联网品牌ivvi。

  答:ivvi其实不是互联网品牌,是想做公开市场面向年轻人的品牌,目前做的也不是太好。我觉得酷派过去还是做了很多尝试,愿意去学习,但缺少坚持。OPPO和VIVO这么多年打法也没怎么变,靠的就是坚持。

  问:那ivvi以后怎么做?其他几个子品牌呢,包括刚推出的Cool?

  答:ivvi这个我们还在重新审视,一切都有可能。Cool这个是新品牌,会更偏向互联网的打法,线上线下全渠道为主,但是更偏向于线上的传播和销售,更靠近小米这种打法,这是现在的规划。同时,酷派整个品牌我们还是会做一些,运营商市场还是会做一些。

  问:你的目标是把酷派重新带回国产第一集团,这需要多久?

  答:肯定的,五年之内。手机这个行业,谁也说不清楚明天会发生什么,增长起来很快,下滑也很迅速。快的话,有可能两三年我们就在前五了。慢的话,我想是五年之内。

  问:诺基亚、黑莓、HTC这些曾经的巨头都不能扭转下滑势头,他们研发实力可都不弱。你凭什么自信可以扭转酷派?

  问:这些公司的体系阻碍了创新和商业化,留不住创新人才。如果只是我一个人,那也做不起来酷派。酷派有很多优秀的人才,但在原先文化和体系下无法发挥自己能力,所以要打破原先体系,让他们重新焕发能力。此外,我们也在大举招揽人才。以前酷派很难招到优秀人才,现在很多新员工背景都很好,能力也很强。

  问:那你有制定什么具体战略和计划吗?

  答:酷派传统的研发和供应链还不错,但是产品定位、品牌、渠道啊还比较缺失。首先,我们要对品牌重新定位,甚至会起一个新品牌去面向高端市场。然后是人群细分,做好市场分析和洞察,确定我的目标人群和用户,做相应的产品的定义。

  回到产品,最重要的就是更高的品质、更好的设计、更好的口碑。这个是需要时间的,就是让消费者感受到我们的诚意,感受到我们的变化。虽然现在的酷派还叫酷派,但是它其实已经不是以前的酷派。从文化到组织到流程,我们全部都在重构。这不是改良,是改革。

  问:你对酷派的企业定位是什么?

  答:希望酷派成为像索尼一样的企业,用产品获得消费者的喜爱。

  关于产品:明年拍照要超S7

  问:你说现在的酷派就像当年的华为,一切都有可能,这什么意思?

  答:就像是2010年、2011年时候的华为手机。此前都做运营商市场,没有自己品牌,也不知道怎么卖手机和做品牌。其实做的好,起来也很快。华为起来几个主要机型,都是我操盘的,包括P6还有荣耀。从一部机器就卖二三十万到一部机器五六百万,很快建立了对消费者市场的认知,了解了怎么做营销和渠道设计。

  问:那现在的酷派怎么学当年的华为?

  答:华为为什么能起来,最主要原因就是对品质的追求,对产品的追求,还有学习能力很强。一开始做系统设备,再学习别人怎么做手机。虽然充话费送手机,虽然做的难看,但是实惠和耐用,至少口碑不错。后来有了好产品再慢慢教育和引导消费者,这起来也就是一两年时间。两年时间,可以让一个企业从市场边缘回到中心地带。

  问:你觉得华为手机是怎么突破高端市场的,品牌营销是怎么定位的?

  答:华为品牌本身并没有那么高端吧,只是因为价格高了。他也有一些民族情绪,爱国热情在其中。爱国热情这是不支持高端市场的,因此长远来看,华为这个营销还是有风险的。

  问:所以酷派要做什么?

  答:找准市场定位,准确市场营销,建立品牌口碑,以好产品为基础,让用户觉得满意。建立口碑之后,不用三代四代,两年时间就可以了。

  问:很多企业领导者看不到真实的市场需求,你怎么避免这点?

  答:永远跑在第一线,去了解消费者,去和消费者、零售商和供应商打交道。华为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贴着用户去看市场的。

  问:聊一下产品突破点?

  答:拿一个点举例,拍照。我们现在开始自己定制算法,自己研究。明年我们的机器拍照我觉得可以超过今年的S7和iPhone 7水平,我不是说明年会超过三星苹果的新旗舰,是说明年我们的机器拍照最起码可以超过他们今年机器的水平。酷派的双摄是两个完全一样的图片合成,一张彩色一张黑白进行合成。而其他双摄机器,另一个摄像头要么是测景深的,要么是长焦的(苹果)。所谓真假双摄,在暗光下看解析度就看出来了。

  问:防水你能做么?

  答:这就是钱的事情。我可以在2000块手机做到IP68防水,没问题。

  问:怎么看锤子新机?

  答:我和罗永浩关系很好。但实事求是的说,他新机那三个卖点。第一个是讯飞的,只是很多消费者不用,他一用,让很多人觉得特别牛逼。第二个Big Bang,那个东西其他应用已经实现了。第三个One Step,本来安卓就有分屏,但很多厂商没做这个功能,我们机器明年都可以实现。

  问:这是老罗营销的成功。

  答:对。他就是挖掘卖点宣传,有足够的影响力让大家知道。现在做的好不如说的好,说的好不如写的好。

  问:你好像不喜欢互联网公司整天在网上炒作营销的风格。

  答:是的。

  问:那你怎么看乐视?

  答:。。。他们是我股东。我觉得,每个企业在不同阶段有其生存之道。在中国市场,如果别人都这么做,你不这么做,那除非你像OPPO一样。

  关于偶像:最欣赏老板任正非

  问:国产手机厂商都很推崇乔布斯,你有什么商业偶像?

  答:我没有什么明确偶像,最欣赏的是以前老板任正非。谈到手机,乔布斯谈不上是偶像。苹果大部分技术都不是自己的,是外来的资源,但他的声望和管理有效推动苹果迅速整合这些资源。当然,苹果营销也很好。你说苹果是技术驱动公司,iPhone成功之后也很难说有多大进步。

  问:苹果有系统优势。

  答:苹果系统是好,那也是硬件抢占先机。你说iOS比安卓好,那是因为安卓开放带来的问题,但这各有优劣点,就像以前的Mac和PC。Mac系统好,不也一样没成。苹果的核心竞争力主要还是整合诸多新技术的能力,包括多点触控、整体交互体验。越过了临界点,较之前的智能手机跨越一大步。

  问:未来一两年智能手机市场格局会有什么变化?

  答:风水轮流转,谁都吃肉的时候,也有挨打的时候。现在酷派是捱打,但过两年也会有吃肉时候。现在吃肉的人将来也会挨打,做的越大越危险,任何企业都是如此。

  问:华为的地位呢?

  答:没有永远的王者。华为成功有其内在因素,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70%的运气和30%的努力。

  问:酷派和乐视会有怎样的地位?生态打法能进入主流集团?

  答:我们正好是左哼右哈不同打法,互相取长补短。肯定会进入第一集团,全球领域。

  问:大概会是多久实现?

  答:五年内实现不了就不行了。我们的目标是五年。

  关于企业:打造开放的互联网文化

  问:你会在酷派打造怎样的企业文化,是否会有华为的影响?

  答:好的文化我们都会学。我希望酷派变成一个更偏向互联网的企业文化,但同时又有硬件企业的传统和务实。现在很多互联网企业缺少品牌意识,没有质量意识,因为做互联网讲究速度和试错,但硬件领域不能这么来,所以两者必须要结合。以前的酷派包括华为都是工业时代文化,讲究效率、控制、成本和品质。

  问:华为文化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军队或者说是机器。

  答:可以这么说。大家解读以前华为的文化,很多时候是一种对成功的渴望或者对结果的负责,这是基于一种授权体系下大家择权利匹配的结合,每个人对自己的结果负责的时候,整个组织的效率和执行力自然是很强。

  问:那你希望重建怎样的酷派企业文化?

  答:首先我们整体上会向互联网的文化转型,但是会加入互联网文化和传统的工业级的文化之间的一个中间点、中间状态,比如说我们更讲究尊重,现在我们正在刷新我们的企业文化。

  问:具体怎么说?

  答:拿我之前做的众思来说,文化里边第一条就是叫“分享成功”,要和员工、合作伙伴一起来分享这个企业的成功,包括我们的供应商和客户。第二条叫“安静生长,自由飞翔”,我们希望别像互联网企业一样整天在网上吵闹撕逼,很没底限,希望安静做好自己的事情。但对个人来说,我们希望你自由飞翔,希望大家去创新,鼓励大家去尝试,鼓励年轻人。现在酷派85后的人占了六成以上,整个公司更加活跃,我们在整个文化里面也更开放,鼓励大家去发言、去试错。酷派所有的文件和讲话,都允许大家在下面评论,嘻笑怒骂都可以。这种开放文化是以前没有的。

  第三条叫“尊重个体”,自由源于责任。尊重个人共同成长,给予职业通道、培训、锻炼机会,但个人要有责任,要承担起你的责任。第四条叫“不迎合、敢担当”,干部不要唯上,要敢于不迎合上面。我给你权利和授权,但是你要敢于去拍板,敢于决策,也要担当起决策后果和责任。其实有一部分跟华为有点像的,包括用户至上啊,质量第一啊,追求极致啊,但是我们更讲究尊重、自由、平等,这些是互联网的文化,希望可以融合在一起。

  问:酷派美国市场做的怎样,未来会怎么做?

  答:酷派海外市场占到了三分之一。美国市场我们和AT&T、T-Mobile和Sprint三大运营商都在合作,基本就在中兴的后边。现在每年出货两三百万部,主要还是偏低端的,预付费市场。一个新品牌进入美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慢慢来,高端市场苹果三星就占据了六七成。未来会加速投入,加速发展。印度、东南亚、欧洲市场也在慢慢起来。说到底,还是要靠产品和服务。

  关于华为:我和老余关系不错

  问:你在华为工作了十九年,现在又和华为竞争,是什么感觉?

  答:酷派还远远没有到和华为竞争的地步。我们还在为自己的生存,为重塑自己的品牌和口碑而努力。我们现在还在第十位,希望两年内进入国产品牌前五。

  问:很多人说荣耀发展的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华为平台。你走了,荣耀也发展的不错。

  答:平台肯定是第一位的。但平台是由人才构建的。我进华为的时候,公司才1000多人,中间起起伏伏,几次都快不行了。平台不是哪个人构建的,也不是凭空掉下来的,是大家一起打造的。品牌的积累是对公司最大的支撑。有了这个品牌,换了王江峰、李江峰也一样能干。但人才流失多了,公司就空了。守成就会慢下来,不进则退。为什么有创造力的人在大公司留不下来?因为他的创意得不到支持,很多人觉得现在生意做的很稳,KPI考核很好,每年一百万的生意,我干嘛要冒险去做一千万甚至一亿的事情?要是做的不好,里面人事又复杂,你看你有犯错了,搞死你。现在其实我老东家内部就是这样,大家都不愿意担责任。

  问:传统四大国产厂商“中华酷派”,现在就华为继续领跑,除了运营商市场变化,还有什么原因?

  答:人。华为的人才很多,碰撞多,矛盾也多。大家很快通过学习和纠错,回到一个正确的轨道。做事情,领导者是最重要的,带一批什么样的人,塑造什么样的文化。现在一百篇吹华为如何成功的稿子,九十九篇都没有说到原因,都是成功之后的理论。

  第一,老华为人做这个行业,打死也想不到会有今天,只不过正好处在过去几十年增长最快的这个行业。第二,领导者吸引了一大批优秀的人,打造了好的企业文化。成功是个人决定的,但走多远、做多大是行业决定的。

  问:你好像不是典型的华为人类型?

  答:我在华为属于另类,既不怕犯错,也不怕担责任。当然,运气好没有搞砸过什么,所以活下来了。但是你会觉得很累。

  问:所以你觉得存在棱角的冲突?

  答:对。有一次我和华为某轮值CEO聊天。他说,“刘江峰你变了,所以你离开了”。我说,“我二十年来都没有什么变化,还是我,可能成熟一点,但人没变。”他说,“也是,你确实没有变,但是公司变了,你没有跟上公司发展步伐”。我笑着说,“怎么说都是你对啊。”

  有些变化我是不愿意是追随的。华为是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但不代表未来就永远成功,没有企业会永远成功。任何企业如果不尊重人才,或者人尽其才,衰落是迟早的事情。

  问:所以你离开是需要更多自主权?

  答:不是。我做荣耀之前,位置其实比余承东高。做荣耀的时候,也没有人来干预我。说句老实话,我在华为,别说余承东,就是老板,也没有人来告诉我该做什么怎么做,给了我足够的空间,这是荣耀成功的重要原因。当时就让我去做荣耀,什么人都没有,我还得自己去找人开始做。

  (离开华为)更多是因为公司太大了,这种文化多少都有点不适应。我也四十多了,还是希望自己出来做点事情。在一个企业呆了二十年,总是想有点变化的。

  问:你来酷派之后,和余承东以及华为高管有沟通吗?

  答:有沟通,和很多人都有联系。

  问:他们对你来酷派是什么态度,据说华为都有“打乐办”?

  答:“打乐办”的事情我不知道。但多多少少会有点压制吧,这也很正常,有压力更好。

  问:介意问下你和余承东的关系吗?之前他在朋友圈直接刺你的事情,大家都知道。

  答:老余是个很直接的人,很简单。我也是个很简单的人,但一般与人为善,不会去攻击别人。他就是这样的人,有时候我们说他不太成熟,情商偏低。他在公司内部也经常说我,“刘江峰你快干不下去了啊”。我听了就笑了。实际,我们关系挺好的,我一进公司就和他在一个小部门里。

52RD.com  微博关注:http://weibo.com/52rd  微信关注:admin_52RD
已有5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 我来说两句
读取...
相关报道
评 论
5楼 ydc273408 发表于 2016-11-7 11:13 回复
NOKIA WP 有个工具可以拍摄3D 图片,
这个才是 “双摄像头” 的真实意义。而不是你装了两个 摄像头,就能成为双摄
4楼 leonliu 发表于 2016-11-7 10:04 回复
酷派何时何种产品被消费者记住,被这个时代记住, IPHONE4S? 摩托明,NOKIA , N73, 飞利浦超长待机,
3楼 290185699 发表于 2016-10-26 11:27 回复
先把大神系列的系统给更新了再说吧!不负责人的公司,谁会支持,谁会信赖。
2楼 52RD网友 121.34.*.* 发表于 2016-10-24 19:03 回复
酷派的双摄是两个完全一样的图片合成,一张彩色一张黑白进行合成。而其他双摄机器,另一个摄像头要么是测景深的,要么是长焦的(苹果)。所谓真假双摄,在暗光下看解析度就看出来了。

====》 我笑了。。奇酷,华为表示呵呵。

拜托,苹果不止IOS, 单看图像研究部分,苹果公司的专家几百人。 大哥,希望你多去了解下。

1楼 52RD网友 114.255.*.* 发表于 2016-10-24 14:12 回复
刘江锋说到华为的根本矛盾了。
共有评论5篇 查看所有评论
业界快讯 NewsMORE>
新闻导航 Navigation
精彩评论 CommentMORE>
52RD网友:你这也黑得太明显了,也黑得太不专业了,GPU CPU都是ARM公版,就算华为没有解决功耗问题,就算发热巨大,但怎么可能同时发热巨大,又卡顿…
最牛中国芯!华为麒麟芯片用户量已突…
52RD网友:这种将手机爆炸归咎于电池以外原因的理论似乎有一些可信度,因为就算把手机电池换成由另外一家公司制造的产品,还是发生了爆炸事件。 ---…
处理器也被纳入Note 7爆炸元凶名单?…
52RD网友:虽然奇葩,但是仍然可以理解,好像ARM也是这种收费模式,好像就没人喷?!有种ARM也别用呀。 诚然高通可以规定每部手机收N美金的专利费…
无奈与无知:高通缘何在专利上屡屡发…
ggyy:买了两个,第一个用了两天退了,第二个系统体验差的咯,频繁死机、卡顿都不说了,好好的放个音乐聊个qq,只要两个应用同时响,那么手机不…
努比亚之殇:用了四年为何还没火起来
52RD网友:看来雷老板黔驴技穷,不得不回归传统广告代言,前后新国货手机,似乎没掀起多少量,现在只得忍痛请港台明星代言,若还搞不定,估计后面得…
小米Note 2即将发布 双曲面屏/梁朝伟…
特别推荐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