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jacob的专栏

首页博文目录订阅
正 文

一篇很全面准确的解析美国金融危机的文章

(2008/12/20 16:34)
一篇很全面准确的解析美国金融危机的文章
来源:http://city.udn.com/3011/3063323

作者:YST(台湾)

看完了 ant的「經濟危機」系列文章,YST 感觉有话要说。看了 asx的「杞人憂天」,YST 终於觉得不能不说点什麽,我的看法介於二者之间。
 
YST 率性而言,言无不尽。这是关係每一个人荷包的大事,欢迎读者批评和补充。
 
(一)2008年金融危机的本质

 YST 多次声明自己并非经济专家,但是经济的学问再怎麽大,经济的基本观念是简单的,任何高深的经济学都要回到简单的基本面来面对考验。所以任何有点算术头脑的人都可以做出自己对经济的评估,其结果经常不亚於某些经济专家,甚至优於很多职业经济专家。
 
现在说美元有问题已是老生常谈,属於没有意义的後知後觉。YST 最早谈论美元发行过量是在2005年07月21日,当时至少遭受两个台湾职业经济学家的攻击和嘲笑。今天如果不是各国的中央银行在美国的恳求下善意地握住手中大量的美元,美元早就崩溃了。
 
经济学家的话是不能迷信的,经济的判断最好倚靠个人的经验与基本常识,不能对专家盲从。这是因为经济是一门非常软的科学,跟心理学差不多。经济的数学模型(mathematical models)是学术象牙塔裏的玩物,全是建築在不存在的假设上,所以这些模型不可能準确。经济的数学模型经常误导专家,误己又害人。基本上,经济属於各说各话的一门学问。这就是为什麽我们经常看到两个经济专家对同一个经济问题发表南辕北辙的谈话。
 
美国今天的经济品质远比1997年发生金融危机的亚洲国家恶劣,当年亚洲国家只不过外汇準备不足而已,基本经济的条件(在不受到强大外力干扰下)是稳定的,外贸和政府预算也是平衡的,但是即使这样就被美国的投资银行发动金融攻击,落得悲惨下场。而美国的经济品质基本面很差,有大量的双赤字而且不寻求解决,美国以债养债,用强大的军力压住阵脚,维持美元表面的稳定,但是内容是虚空的。
 
YST 今天以最简单的常识来看这个问题,评论直截了当。
 
首先,让我们来界定这次金融危机的範围。这次的金融危机是由美国引发然後扩张到全球,但是全球各地受到影响的程度不同。除了像冰岛这种小国面临国家破产,其他国家都没有严重到崩溃的程度。全世界的金融都受到伤害,但都是可以恢复的,除了祸害的原凶 — 美国。
 
理论上,我认为美国政府已经破产,因为她已经没有偿付欠债的能力;
 
实际上,由於美国的欠债都是以美元计算,所以美国可以印钞票还债,这是美国不破产的唯一方法。
 
造成这次世界金融危机的原因有叁个:一是人性的贪婪;二是政府的无能;叁是学术界的推波助澜。
 
第一个原因最无奈,贪婪是人类的天性,无法根除,只能诚实面对;
 
第二个原因最不可原谅,因为这个金融危机完全是政府可以防止的;
 
第叁个原因最可恶,因为士大夫的无耻是为国耻。

 
下面我们就从这叁个原因分别作进一步的讨论。

(二)人性的贪婪
 
几千年来人类所争的就是财富的分配,人性的贪婪在商业上表现得最直接、最明显、也最彻底。人类自从有文字记载以来就有财富的争夺,有文争,有武夺。武夺就是通过战争,文争就是通过制度。不论是哪一种,贪婪是所有争夺的动力。
 
1. 美国商界吸引全国最优秀的人才
 
一个学理工的朋友曾经对我说,70年代他在某长春藤大学攻读博士的时候班上有个犹太人成为他的朋友。有一次他们聊天,这位犹太同学说:「我们犹太人,第一流的人才去读商,第二流的人才去读医或法,我是第叁流的人来读理工」。
 
呵呵呵!这就是老美过去30年的现象。这也难怪,人都是往钱多的地方钻,非常自然。人的基本心态是好逸恶劳的,总是寻求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高的酬劳。
 
就事论事,商业不但是钱最多的地方,商学院也是比较容易读的科系。譬如商学界有一个非常有名的研究刊物叫「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YST 曾经在图书馆翻阅过这个杂誌。YST 不过是一个普通学理工的人,那个研究刊物上的文章随便找一篇一看就懂,而且可以明确看出文章内容的贫乏。这个杂誌大部分的文章属於垃圾,没有什麽价值。
 
理工方面的研究杂誌也有垃圾文章,但是比例上要少很多,尤其在难易的程度上,如果你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多半连第一页都看不懂。
 
为什麽商业的研究刊物与理工方面的研究刊物难易的程度差这麽多、知识水平的高低也差这麽多呢?
 
答案很简单:第一,理工方面的研究需要高度累积性的知识,而商业研究累积性的知识很少。第二,理工方面的研究需要严密的科学论证,而商业研究的论证非常松散,甚至没有,流於自说自话。
 
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工学院院长就曾经说过:你只要比较一下工学院的课程与商学院的课程,你很容易就发觉二者之间难易的差别简直不可以道里计。
 
想想看,一个容易唸、出来赚钱又特别多的科系,当然特别吸引年轻人,而且是最聪明的年轻人。
 
2. 贪婪被合理化
 
我们看到,商业学理缺乏严谨的课程(一大堆没有理论基础的 case study),商业研究没有坚实(solid)的发展空间,商业运作也没有客观的评论标準。所以商场上的经理们所走的方向就是追求短期的最大利润与玩弄遊戏规则,最厉害的、也是最糟糕的,就是改变政府的法律取得更大的遊戏空间。
 
美国最聪明的年轻人进了商学院,唯一的目的就是赚大钱,驱使他们的唯一动力就是贪婪。大家都知道1986年一个大企业的执行长(CEO),Ivan Boesky,在加州大学一个商学院的毕业典礼时说了一句非常有名的话:“Greed is alright!”成为商业界的经典名言。贪婪被合理化了。
 
想想看,一群美国最聪明的人主持美国庞大的金融机构,设计种种花样玩金融遊戏,在贪婪的驱使下无止境的追求短期利润与个人利益,这个国家一定会出问题的。
 
现在让我们把讨论的範围从广泛的商业限制在金融业。
 
(叁)金融业的贪婪运作
 
1. 金融工程与衍生商品

 大家必须明瞭金融业是一个纯粹的服务业,金融业的钱最多,但是这些钱都是别人创造的。在讲求利润的商业界裏,金融界的利润是最虚空、含金量最低、最不应该获得的(the least deserved)。
 
所谓“钱生钱”是一个骗人的假象,金融业只能转移财富而不能製造财富,这一点我们必须认清。
 
所有华尔街的人,他们从事的工作都是把钱从一个地方转到另外一个地方,然後在过程中套取丰厚的利润。
 
金融业不比製造业,是一个零和遊戏。钱就这麽多,大家在同一个口袋裏抢钱。就像一块大饼大家抢食,聪明的银行想出花样多吃了一块,别的银行就只能少吃一块。    
 
YST 不同意 ant的论点就是她说:「衍生商品是必需品」;YST 也反对 ant的论述中所说的金融工程(financial engineering)。为什麽?因为经过金融工程製造出来的衍生产品没有增加价值(no added value)。这些衍生商品都是金融业为创造利润所发明的捞钱工具,它们对社会不但没有贡献,反而成为社会的负担和祸害。
 
2. 金融业的「信用违约保险」(Credit Default Swap,简称 CDS)
 
金融业的衍生商品纯粹是一个套利的工具,对社会只有害处没有好处。这次全世界的金融风暴就是由一种金融衍生产品叫「信用违约保险」引发的。今天我们就用「信用违约保险」来作例子。
 
最原始的贷款买房子是非常好的金融制度:
 
1.要求贷款者付20%的头款,表示贷款者的责任心;
 
2.要求贷款的总数不能超过贷款者的年收入的四倍,也就是说年收入10万元的家庭,银行顶多借给你40万元买房子。
 
这是最基本的金融产品,这个产品使很多原来买不起房子的年轻夫妻可以拥有一栋自己的房子,实现了他们的「美国梦」。更重要的是,这个产品活络了经济,因为小夫妻买了房子就要买家具、买电器、买装潢...买一大堆东西。 
 
这个基本金融产品是好的。为什麽好?因为银行与贷款者的责任与风险都非常清楚,而且非常容易计算。贷款者知道如果付不出每个月的贷款就有可能失去房产和20%的头款;银行知道如果呆帐达到一定程度就会被政府关闭,取消营业资格。在责任与风险的平衡下,社会活动平稳运转。
 
但是金融界搞了一个新花样把银行贷款的风险卖给保险公司,这就是「信用违约保险(Credit Default Swap,简称 CDS)」,银行交付一定的保险费把违约的损失由保险公司来赔偿。於是银行赚钱是稳的,风险全由保险公司来承担。你想想,天下有这等好事吗?
 
美国有一句话:If it looks too good to be true, then it is not true.
 
保险公司非常精明,在购买了很多银行的大批房屋贷款後把这个产品包装一下,用一个新面目卖给另外一个金融机构获取立即的利润。这个金融机构又重新包装再卖给下一个金融机构。新包装一个比一个複杂,这样子最原始的贷款风险就不断地转手。
 
接著,银行因为没有风险,胆子就越来越大了,20%的头款取消了,甚至贷款者的收入也不审查了,变成人人都可以买房子,房地产的市场当然变得非常活络,房价也不断地节节升高。房价快速地升高更加刺激房地产市场,因为在不要头款的情形下一个家庭就可能买了好多栋房子做为投资。
 
保险公司也不是傻瓜,高薪养了一批精算师来计算风险,风险高的贷款保费也提高,算出结果仍有利润,所以「信用违约保险」照样买进又卖出。
 
就这样雪球当然越滚越大,这一定出问题的。经过重新包装後的风险计算已经变得非常複杂,说老实话,我不认为那些精算师能算得清楚,但是这些金融衍生产品经过包装後欺骗普通投资人是没有问题的,尤其是骗外国的投资者。
 
3. 「信用违约保险」是一个骗局
 
金融业是由美国最聪明的这批人来玩花样,所谓花样就是不断包装新的金融衍生商品来圈钱。但是这些人再聪明,明眼人立刻就看出这是一种欺骗,你不需要算数很好就知道这个金融衍生商品一定会垮掉。为什麽?因为它违反了经济最基本的原则。
 
从理论上,「信用违约保险」能够持续运转是基於一个假设:房价会不断地上涨。
 
这个假设是不可能成立的。当房价飙升的速度超过人民收入增长的速度,那麽经济的繁荣是虚假的,房地产的欣欣向荣是银行界不负责任的贷款所造成的假象,这个假象在某一天一定会崩溃。
 
从实际经验上,美国房地产的起落一向是周期性的,一个周期大约是七年。
 
所以不论是根据理论基础还是实际经验,房价崩溃带动金融崩溃是迟早的事,YST 只是不知道什麽时候会发生,因为我没有资料。
 
当每个月缴不出贷款的人越来越多,保险公司就会倒闭。保险公司一倒闭就不能兑现给银行提供的保险,银行也要倒闭。附带的,那些购买 CDS证券的外国投资公司也要吃下所有的损失,因为那些贷款证券根本不值钱了。当美林证券(Merrill Lynch)眼看这个由CDS建构出来的虚拟大厦即将倾倒时终於断然出手,360亿美元的债券只卖了6亿。但是即是这样也不能避免美林证券最後的破产倒闭,因为槓桿太高了,美林证券没有足够的资产来填补损失。
 
其实金融界的人不是傻瓜,他们都知道有问题,但是他们停不下来。其实也没有人会在乎这个问题,因为他们都在追求短暂的利益,活在没有明天的日子裏,他们只关心今年的分红是多少。犹太人由於两千年来都没有自己的国家又遭受别人的歧视,形成了这个民族快速获利、迅速移动资产的流动民族特性。这些倒闭的银行和投资公司,它们的执行长每年分红都在一千万美元以上,在倒闭前他们早就把资产移到国外去了,把烂摊子留给政府和纳税人。
 
最无耻的就是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和美林证券最後一任的CEO,他们在离开以前都为自己交涉好了超过两千两百万美元的离职金。他们真不愧是美国最聪明的人。

 恶人居然有善报,这个世界还有公理吗?

 (四)美国政府的无能
 
几十年来美国政府看到企业界的 CEO天文数字的薪水与福利不加以规範,导致美国企业的竞争力日渐退化,标準的例子就是通用汽车公司,但是这到底是一个比较缓慢的过程。
 
美国政府看到金融界的 CEO天文数字的薪水与福利不但不加以规範而且还放松相关法律让他们放手幹,譬如美国国会在1999年取消投资银行与商业银行的界限,让高风险的投资银行和低风险的商业银行合在一起经营,这後果就非常严重了。
 
投资银行进入商业银行的营运领域自然不会放过房屋贷款这块大饼,投资银行把手中的房屋贷款进行分类等级然後创造不同的金融衍生产品,叫做「房屋抵押债券」(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简称 CDO)。投资银行把 CDO销售给广大的投资者套取利润,这一来受到牵连的金融机构範围就很大了,遍佈国内外。这些都拜金融衍生产品之赐。我不相信投资者也好、投资银行本身也好能算得清这些金融衍生产品真正的风险,不可能的。大家只看到两件事情,房价在不断地攀升,所有的人都在赚钱。
 
商业银行的存款有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10万元的保额,投资银行美国政府是不担保的。但是投资银行进入CDS与CDO的买卖,现在一旦倒闭受到打击的範围就非常大了。
 
这些最聪明的美国人创造了CDS与CDO这两个衍生金融商品,但是这些衍生商品对社会没有增加一点点价值(no added value),唯一的目的就是透过它们来圈钱。
 
YST 即使不研究经济也知道房地产市场在国家经济中占非常关键的地位,没有人敢在这上面开玩笑。为什麽?因为牵涉到的金钱数字太过庞大。房子是美国人民最大的一项资产,房地产不但个别的价值高而且数量非常大。美国是超级富裕的大国,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附近随便一栋房子价值都超过两百万美元,美国房价上升和下跌所引起的经济连锁反应是不得了的,是以兆美元(trillion dollars)计算的,哪裏是任何保险公司或投资银行赔得起的。这是用最简单的算术就知道的常识。
 
美国通过法律让投资银行进入房地产市场进行炒作是完全不负责任的行为。
 
想想看,一群美国最聪明和最贪婪的人要求政府放松管制让他们自由地玩金钱遊戏,美国国会议员禁不起投资银行的遊说,通过了这项法律。美国政府这就犯下了极为严重的错误,让庞大的流动资金炒作房地产,一定出问题的,应了中国的名言:「治大国如烹小鲜」。
 
当月入两千的家庭成功向银行借贷,买了40万的房子,大家都相信明年这房子会涨到50万。你想想,这能不出大事吗?
 
(五)学术界的推波助澜
 
美国政府对金融界放松管制固然是由於投资银行的大力遊说与金钱攻势,但是美国学术界对金融衍生产品的肯定是有绝对关係的。
 
在美国的学术界有一大批经济学家研究金融衍生产品,其中至少有四个人拿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他们是:
 
米勒(Merton H. Miller ),1990年获颁诺贝尔经济学奖;
 
马可维兹(Harry M. Markowitz),1990年获颁诺贝尔经济学奖;
 
索拉斯(Myron S. Scholes),1997年获颁诺贝尔经济学奖;
 
莫顿(Robert C. Merton ),1997年获颁诺贝尔经济学奖。
 
前叁个得奖者都是美国犹太人,莫顿是否是犹太人我不能确定。
 
米勒与马可维兹得奖的理由是“在金融经济学的理论上有开创性的贡献”

(“for their pioneering work in the theory of financial economics”)。
 
索拉斯与莫顿得奖的理由是“鑑定金融衍生产品价值的一个新方法 ”

(“for a new method to determine the value of derivatives”)。
 
就是这些人的乌龙学术促使金融衍生产品大行其道,直接导致这次美国的金融崩溃和全世界的金融灾难。
 
美国学术界对莫顿的讚誉包括“在数学金融(mathematical finance)领域的终身成就奖”和“现代金融学理论的牛顿”。我们现在看到这些讚誉不觉得很讽刺吗?
 
莫顿与牛顿唯一相似之处就是名字都有一个「顿」字。牛顿在力学上创立的定律如果和莫顿的数学金融一样乌龙的话,今天有人敢坐飞机吗?
 
经济学术界不要脸的人和浪得虚名的人何其多。
 
(六)人民的觉醒
 
1. 人才导向的错误
 
一个健康的社会是要用最优秀的人才去创造财富,而不是用最优秀的人才去玩零和的圈钱遊戏。美国长久以来本末倒置,现在在科学与工程从事辛苦研究的大多数是移民。
 
2. 金融衍生产品没有这个需要
 
金融衍生产品的风险很难评估,因为经济学家的理论是虚浮的加上精算师的计算也不可靠。最重要的是金融衍生产品没有这个需要。经济学家在金融衍生产品上作文章,很大程度上属於学术性质。保险精算师的计算也是鬼打架,因为他们计算的假设前提没有充分的论证。
 
金融投资是一种行为科学(behavior science),属於心理学的範围,是非理性的,根本没有定论。人的行为随著时间、地点、民族性、教育程度、莫名其妙的情绪或刺激...等等而改变,不可能有适当的量化。金融衍生产品的数学模式一旦複杂化就失去实际意义,莫顿的“数学金融学”保证是鬼打架的玩意儿。任何或然率的计算都是不可靠的。
 
3. 不能过分信赖经济学家
 
经济不是科学。如果硬要把经济划分成科学的话,经济也是一个非常软的科学,只比心理学硬一点点。经济学家的话只能参考,不能轻易相信或采纳,要一点一点地实验并且进行长期的观察和修正。这就是「治大国如烹小鲜」。
 
4. 金融界充满贪婪的骗子
 
我们用破产的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作例子。为什麽用它做例子?因为在这次金融风暴中它是美国四大投资银行中最早破产的,而且美国政府不救它。美国列出了十大做错事的人(“Ten Most Wanted Culprits”),雷曼兄弟最後一任的执行长富尔德(Richard S. Fuld, Jr.)名列第九。
 
富尔德从基层幹起,在雷曼兄弟这个投资银行工作有39年的历史。根据Equilar(一家专门研究企业经理薪资的公司),富尔德从1993年到2007年薪资与红利一共领取了接近五亿美元,即使在濒临倒闭的2007年富尔德也从公司拿走了四千五百万美元。这些年来,雷曼兄弟的高级经理每年的薪资与红利都超过一千万美元。
 
富尔德在国会作证时态度傲慢,他承认最後8年总共领取的薪资与红利是3亿5千万美元,是很多钱,但是他并不承认自己有错,钱也拿得心安理得,他认为雷曼兄弟的倒闭错全在政府不出手援助。看到没有?这就是美国最聪明的精英,华尔街的英雄。
 
富尔德只能在这次金融崩溃的罪人中排第9,大家可以想像这罪魁祸首是如何恶劣了,也可以看出华尔街已经病入膏肓。
 
有一部分失业的华尔街金融人士进入上海的金融界工作,我认为这不是中国的福气。这些人基本上是垃圾,他们的 mentality就有问题,人格已经定型,他们不会为中国作出真正的贡献但是很有可能为中国带来灾难。
 
(七)取消诺贝尔经济学奖
 
诺贝尔奖在1968年增加了经济学奖,这是一个笑话。诺贝尔奖从1901年开始颁奖就是遵照诺贝尔的遗嘱,只颁给五个领域 — 物理、化学、医学、文学、与和平。诺贝尔在遗嘱上明言这个奖不得包括数学。
 
1968年为了庆祝瑞典中央银行成立叁百週年,瑞典中央银行就设立了一个经济奖,这也无可厚非,随便取一个甚麽名字也没有人会反对。但是为了提高这个经济奖的含金量,瑞典中央银行硬生生地盗用了诺贝尔的名号,这就不对了。诺贝尔并没有授权给後世人这麽做。
 
经济学这门学术太软,留给研究者胡乱下结论的空间太大。後果不单是学术上欺世盗名,而且实际上对社会造成很大的伤害。
 
一九七五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两位美国人,甘先生和古先生(Kantorovich and Koopmans),因为他们创造了最佳投资的理论。他们得奖的论文是「最佳资产分配的理论」(theory of optimum allocation of resources)。两位专家号称根据他们的理论投资就无往不利。
 
甘先生和古先生领奖以後,有好事的记者问他们:「既然这个理论这麽厉害,你们有没有想过用这笔奖金来证实这个伟大的理论呢?」
 
两位经济学家回答说:「我们正準备这麽做。」
 
猜猜看後来发生什麽事?
 
甘先生和古先生用他们发明的理论作投资,输光了他们全部的诺贝尔奖金。这是对经济学家最好的註解。
 
经济学家的乌龙事件太多了,费德曼(Milton Friedman,1975年诺贝尔经济奖得主)的自由经济理论用在南美洲,搞垮了南美洲的经济。我们还没有学到教训吗?
 
1999年,美国国会被金融界的金钱遊说和鼓吹金融衍生商品的经济学家误导而改变法律。2008年,美国金融界的操盘手们捞走了大量金钱,把烂摊子留给政府和美国纳税人来收拾。这种经济学和经济学家值得鼓励吗? 
 
经济学家盗用了诺贝尔的名号就增加了他们说话的份量,一再对社会造成巨大的伤害,基本上违反了诺贝尔奖设立的宗旨,那就是诺贝尔奖要颁发给“那些为人类带来最大利益的人士”。  
 
诺贝尔经济奖早就该取消了,经济学家在自己的小圈子随便彼此讚誉和取暖,我们都无所谓,随便颁发什麽XX奖,我们也不在乎,但是不能盗用诺贝尔的名号。
 
再说一遍,莫顿与牛顿根本不在一个天平上。
 
(八)美国政府如何处理金融危机
 
为了挽救金融崩溃,美国要求外国的中央银行拿出百分之十的外汇存底来买美国公债。笑话,凭什麽?
 
过去这些美国投资银行在国外炒作汇率,製造了亚洲的金融危机,从亚洲国家捞走了大量的金钱。今天这些投资银行恶贯满盈、面临倒闭,亚洲国家凭什麽要救他们?
 
美国金融界犯下的错误、美国金融人士的贪婪和美国人民过度的消费为什麽要全世界来分担灾难的後果?
 
美国七千亿元的抢救金融计画完全是治标不治本,七千亿美元丢进这个黑洞一下子就不见了。美国的金融黑洞据估计超过60兆美元,这会把全世界都拖下水。美国财政部长鲍尔森来自华尔街的高盛(Goldman Sacks),他提出的计画根本是不负责任的,完全站在投资银行的一方,而不是站在人民利益的立场。
 
美国政府应该做的是:
 
1. 将联邦储蓄(Federal Reserve)收归国有
 
目前的联邦储蓄是私有的,美国政府并没有自己的中央银行,也没有发行钞票的权力。美国应该趁此机会将联邦储蓄收归国有,成为美国的中央银行,加强美国的金融管理。
 
2. 立法限制银行的运作
 
银行要有足够的準备金才能允许运作,这个準备金与银行的营业额有一定比例的关係。政府立法限制银行进行投机和高风险的金融活动。任何银行一旦亏损接近它的準备金就取消它的营业资格。
 
金融人员的薪水要受到限制,尤其执行长和高级经理的薪资与福利需要有绝对的上限,譬如一年不得超过50万美元。执行长的薪资要与低层员工有一定的比例,譬如执行长的薪资与福利不得超过中间值(median income)的10倍。
 
金融机构其实只需要做非常固定(routine)的工作,所以中等人才就可以了,不需要员工挖空心思想新花样,也不需要付给他们特别高的薪资。金融工作本来就不是特别具有创造性的。金融工作即使有什麽创造,其困难度和社会价值也远远低於製造业。为什麽?因为金融业只能转移财富,不能增加财富,对整个社会的贡献和製造业不成比例。转移财富的人比创造财富的人收入高,这是不合理的。
 
3. 平衡预算、消除赤字、降低国债
 
YST 最看不起美国经济学家的地方就是抛弃基本常识的胡说八道。美国经济和金融问题的根本是双赤字(贸易赤字与政府赤字)。如果双赤字的问题不能解决,其他什麽都是空谈。美国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平衡政府预算,这是最容易的,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那麽其他一切都免谈。
 
美国联储会的主席伯纳克是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博士,讲了一大堆金融纾困计划其实只有两招:一招是发行国家债券,以债养债;另一招就是开动机器印钞票。
 
说一句老实话,如果这样就能够做联储会的主席,那YST也能做这个主席,坐领高薪。这个出身全世界评估第一名的 MIT经济博士能够被人看得起吗?
 
4. 製造业与服务业 
 
平衡贸易赤字要靠製造业,不能靠服务业。对任何国家而言製造业都是基础,服务业是寄生在製造业上的。美国如今本末倒置,GDP 的70%是服务业,一流人才都流向服务业,这会出问题的。特别是金融业的收入太高,高到不成比例,2006年华尔街的金融业有35万人,平均每个人分红 30万美元,是美国人平均工资的7倍。请问,他们对美国的贡献是其他行业人的7倍吗?这样的财富分配对製造业造成伤害,对整个国家的经济也造成伤害。
 
小国家如新加坡可以把重点放在服务业,但是大国不可以。你想想,一个像美国这样的大国,人民不想如何製造更好的汽车,却只想卖汽车保险赚大钱,这个国家会有希望吗?看看底特律那些被遗弃的一排排的房子、满是塗鸦和没有维修的社区,创造财富的製造业都萎缩了,金融业靠什麽来运转?这个国家能不发生金融危机吗?
 
任何大国或任何重要国家必须靠强大的製造业来创造财富,而不是靠服务业去圈钱。

 (九)金融危机中国应该做什麽?

 YST 对美国的未来不乐观,我个人认为美国的好日子已经走到头了。快则5年,最慢也不会超过10年,美国必须被迫作出改变,不可能维持目前的消费水平。但是我看不到任何美国政客有勇气告诉美国人民必须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change the life style),因为政客这样做会选不上。
 
美国人目前愿意做的选择就是叁种:举债度日、印钞票、打仗。
 
上面的第叁种选择基本上就是 asx的论点,也是我把 asx这篇文章上升到重要的理由。
 
金融危机引发世界大战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世界有幅员辽阔的叁个核大国,大战的发展很难预测,大战的後果很难评估。但是美国政府企图透过战争来加强美元的地位则毫无疑问。YST 只需要举出一件事实就可以证明这个论点。儘管美国有这麽大的财政赤字,美国的军事预算每年不断地增加,武器的研发从未停止。美国参议院在2007年10月 01日以92票赞成、3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总额为6480亿美元的2008年国防授权法案。这个数目超过全球军事预算的一半,也破了美国的历史纪录。
 
让我告诉你,美国这麽庞大的军事预算绝不是为了防禦而是为了进攻。
 
美国没有国防部(Defence Department),只有进攻部(Offence Department)。
 
YST 个人认为中国可行的方法有下列几种:
 
1. 乖乖地购买美国公债
 
中国必须想清楚,现在购买美国公债几乎等於把钱丢水。中国这麽做唯一的正确动机就是用这些钱为自己的和平发展购买时间,以应付美国未来的军事敲诈。
 
想想看,韬光养晦总要付一点代价,两千亿美元若能买到10年发展的时间也不贵,这比当年「九一八事变」所付的代价小多了。
 
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没有能力还钱。更重要的是,美国既没有还钱的欲望(desire)也没有还钱的压迫感(pressure),因为她有强大的武力。
 
说穿了,我美国就不还钱,你能怎样?
 
对比还钱,美国有更大的欲望寻找任何机会或藉口赖掉这笔帐。这是国际现实,呵呵呵!
 
2. 要求美国卖出黄金
 
美国比任何国家有更多的黄金储备。2008年06月,美国的黄金储备是8311吨。

一吨黄金目前的市价大约值叁千万到叁千五百万美元。
 
中国有本事就要求美国搭配部分黄金来举债,譬如中国每买10亿美元公债要求美国搭配一吨黄金,也就是说大约 3-3.5%的借债由黄金预付来证明美国的 good faith。一手交钱,一手交黄金加债券。这是最有效的方法要美国为她的举债负起责任。
 
3. 买美国的资源
 
中国不要买美国的公司,也不要买美国的房地产,但是可以买美国控制的资源,不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譬如2005年美国国会以 333票赞成92票反对,禁止布希政府批准中海油併购优尼科(Unocal)石油公司。现在中海油就可以提出重新协商,或进行其他类似的併购,因为优尼科在海外有很多石油开采权,这比持有美元或美国债券稳当。
 
4. 买美国的外岛
 
如果美国实在没钱,中国可以提出把关岛或夏威夷卖给中国,就像当年俄国把阿拉斯加卖给美国一样。只要价钱谈得拢,这是一个远比债券合理的交易

评 论
还没有网友评论,欢迎您第一个评论!
博 主
进入imjacob的首页
博客名称:雅克的一府
日志总数:513
评论数量:854
访问次数:1890959
建立时间:2006/11/23 20:52
导 航
公 告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本博客主要用于个人学习与资料收藏。当然大家应该读了之后也能学到不少东西。其中大多数资料都是来自网络,我转载时尽可能地表明文章出处与原作者姓名,但由于很多资料经多人转载,已不清楚原作者信息与出处,所以未表明相关…
评 论
链 接

ARM+LINUX 嵌入式博客
http://blog.chinaunix.net/u1/58780/index.html

嵌入式软件
http://blog.csdn.net/embeddedsoft

诚诚恳恳做人踏踏实实编程
http://blog.sina.com.cn/u/1244756857 

和我风格相似的一个blog
http://blogger.org.cn/blo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