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oyunxiang的专栏

首页博文目录订阅
正 文

VR 产业面临危机,Oculus 因支持川普遭遇抵制

(2016/10/10 11:55)
标签:VR

 

 文/坏香橙

  让我们坐下来慢条斯理地回味一下这道开胃小菜。

  再一次,Oculus Rift 又被抛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时值 2016 美国总统大选,共和民主两党的宣传机器都在马不停蹄地努力造势推动自家的候选人登上权力的高峰——并且众所周知,由于这一次两边的种子选手都不是善茬,因此在舆论宣传方面的爆炸新闻直可谓层出不穷;如今,选战的正面交锋已经正式拉开,驴象双方的大规模嘴炮武器已然切换成了总体战状态,于是,在这种只求上纲上线引人注目搏出位的舆论潮流中,原本和政治八竿子打不着的虚拟现实行业莫名其妙地膝盖横遭一箭——这个不幸被冷箭捅上舆论口风浪尖的倒霉蛋不是别人,正是 Oculus 的创始人 Palmer Luckey。

  好吧,这次确实是搞大了——倘若你是对 VR 圈子多少有那么一点点关注,那么这个标题背后的新闻诸位恐怕完全不会陌生。不过,关于这则报道背后的势态发展动向走势,以及国外媒体舆论在这场事件中的实际表现,诸位的实际了解又有多少呢?

  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外加看邻人火烧不亦乐乎的心态,趁着美利坚大统领选战距离渐入佳境还有一点点空隙,让我们先来趁热品味一下这道开胃小菜吧:

  Q:这到底是咋回事?P 胖这次又招谁惹谁了?

  A:谁也没招谁也没惹,一定要找个丢锅对象的话,应该是现阶段西半球最不能惹的老太太——背后的公关忽悠团队——上周五(9 月 23 日)的时候,一家名为《野兽日报(THE DAILY BEAST)》的国外媒体公然宣称,Oculus 的创始人、著名年轻阔佬 Palmer Luckey 与一家力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川普、自称“social welfare 501(c)4 non-profit“的互联网造势组织存在见不得光的 PY 交易关系,意图通过各种下流勾当控制舆论、抹黑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最终达到阻止希拉里·克林顿入驻白宫椭圆办公室的肮脏目标。

       这则报道绘声绘色地声称,Palmer Luckey 曾经化名“NimbleRichMan(机智阔佬)“在国外著名开放式论坛 Reddit(地位基本等同于中文互联网环境中的百度贴吧)上发表过若干不服王化的祸事言论,典型如下:

  “富裕阶层控制着美国的运转。正如历史上的自由斗争一样,没有可靠的火力作为后盾,你无法与这些所谓的美国精英阶层对抗——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彻彻底底把你消灭。“

  ——你应该能看得出这是哪个社会群体(在公众舆论印象中)的典型言论,是吧。

  如果是放在平日,这种通篇夸大其辞的文字充其量不过是博人一笑的花边小报素材而已;然而,在美国大选临近、左右派对立空前尖锐的当下,这则新闻的影响力犹如在油锅里投下一枚重磅炸弹,转眼之间,从 VR 游戏开发商到一般 Rift 用户,有名无名的“大多数“纷纷变得群情激奋起来——有钱的罢买有力的罢工,Oculus Rift 顿时(再次)成为了千夫所指的舆论替罪羊。

  不过显而易见,和上半年发售之后遭遇的产能危机相比,Rift 这次遭遇的非议简直是岂有此理。

  Q:见鬼,居然遇上这种公关危机……那么 Palmer Luckey 的反应如何呢?坚定不移地保持立场吗?

  A:不到一天就怂了。2016 年 9 月 23 日当天,Palmer Luckey 在自己的 Facebook 上发布了一条公告声明:


 

     我很抱歉。我的个人行为影响了 Oculus 公司和成员的形象。近期新闻报道的负面消息并不能准确代表我的看法。

  让我来澄清一下吧:我确实为这家组织提供了 10000 美元的资助,原因在于我认为这家组织在利用公告牌影响年轻选民方面确实有些新点子。我是个自由主义者,曾经公开支持过罗恩·保罗(Ron Paul)和加里·约翰逊(Gary Johnson),如果让我选的话,这次投票我会投给加里。

  我的公司坚持履行公平竞争与平等对待的原则,我没有写过“NimbleRichMan“署名的帖子,也没有删除过账号什么的。一切有关我和那家组织的交易都是莫须有的,我和他们的合作没有超出资助的范畴。

  即便如此,我的行为依旧是仅仅代表我个人,并不代表 Oculus 的立场。我为我的行为对社会造成的影响致以歉意。

  这则个人公告发布两小时之后,Oculus 的 CEO Brendan Iribe 也在 Facebook 发布了一则声明:

 

  这是我关于 Palmer 最近涉及的新闻做出的回应。我清楚,Palmer 对这种影响 Oculus 公司、合作伙伴以及整个行业的状况深感抱歉。

  Oculus 公司的任何人都有权支持那些与自身直接相关的议题,无论他人认同与否这些观点;需要牢记的是,Palmer 的行为仅仅代表个人独立的意见,绝不代表公司立场——这是非常重要的。

  到现在为止,一切发展似乎还在预期的范畴之内——但是《野兽日报》的那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好事者怎会就此善罢甘休?

  依旧是 9 月 23 日当天,这家媒体的编辑 Ben Collins 大摇大摆地在推特上发表了一条回复:

 

  Palmer 的声明里关于 NimbleRichMan 的部分纯粹是一派胡言,要不然就是他在这周早先的电子邮件里没讲实话。

  行了,事态发展至此,相关媒体的吃相,以及相关人物的态度应该已经比较清楚了。

  Q:天啊,我对这些纠缠不清的交易纠纷没兴趣,我就关心这次到底有多少制作组撂挑子不干了行不行……情况很严重吗?

  A:这么说吧,在上周这则新闻刚刚爆出来的时候,VR 开发者群体中确实爆发出了一波痛斥批判外加爷不伺候的浪潮;但是经过几天的发展沉淀,到现在为止,这股潮流当中的发言者要么被证明纯粹是跟风刷脸混一波曝光度的投机者(甚至压根就不是 VR 内容开发方),要么作品本身的质量比较扶不上墙——相比之下,水准较高的开发者似乎都懂得“万事留一线,江湖好相见“的道理;不过,这场风波中确实也有一根筋到死不改口且影响力也相当可观的 VR 开发方存在就是了:

 

  你应该已经看到了:昨天有消息声称,Oculus 创始人 Palmer Luckey 勾搭上了一个吹捧川普的组织,妄图利用“网络模因之力“诽谤抹黑克林顿;

  在政治气候如此脆弱人人自危的当下,我们不能通过支持 Luckey 和他的设备来认同他的行为;

  基于以上因素,我们宣布,终止 SUPERHYPERCUBE 这部即将完成的 VR 作品对 Oculus 的支持;

  如果你是有投票权的美国公民,请注册并传播这个呼吁直到 11 月 8 日。不要让偏见、白人至上、仇恨和恐怖成为大选的赢家。

  至于是何方高人发出了这种声明……大家应该还记得《FEZ》吧?没错,就是这部争议奇作的开发方。

 

  另外,考虑到这部作品的营销重点在向 PSVR 倾斜,这份声明造成的损失影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至少对开发者自己来说是这么回事。

  Q:OK,够了,看够了媒体业内的表态,那么民众对此事件的反应又如何呢?

  A:这是最有趣的部分,且看以下摘录——

  “我一直很期待购买 Oculus Touch 控制器,但我现在不感兴趣了。只要 Palmer 依旧在 Oculus 工作,那么我就不会购买任何相关的硬件或者软件,直到 Facebook 和 Oculus 完全否认他为止。我可能会出售自己的 Rift。

  虚拟现实是一种很有可能协助人类飞跃的技术,而特朗普的竞选毋庸置疑是个截然相反的邪恶概念。我诅咒 Palmer,愿他破产变穷鬼。“

  ——UploadVR 新闻《UPDATE: VR Community Divided After Report Ties Palmer Luckey To Pro-Trump Meme Group》之下,用户 tad 的评论

  “呵呵呵,他只是向支持川普的新纳粹分子捐钱,好让自己不动手而已。好极了这借口。“

  ——UploadVR 新闻《Oculus Co-Founder Palmer Luckey: “Recent News Stories About Me Do Not Accurately Represent My Views” (UPDATE)》之下,用户 Eric Henry 的评论

  “你特么的凭什么认为这些狗东西算新纳粹?就是因为你这种东西,左派才会变成不折不扣的笑话。“

  ——同一出处下,用户 Hey Arnold 回复用户 Eric Henry 的评论

  “左派不是什么笑话,也不是什么威胁——除非万恶之源川普成为他们的领袖。除非是川普,讲真,川普。“

  ——同一出处下,用户 Lou Cipher 回复用户 Hey Arnold 的评论

  “讲真?那家伙可是把他所有的孩子都嫁给了犹太人。一触即发上纲上线的左派才是笑话,哦也。“

  ——同一出处下,用户 Surykaty 回复用户 Lou Cipher 的评论

  为什么要把这次的新闻视作 2016 美国总统大选盛宴的开胃小菜?因为这两道佳肴的口感如出一辙,每一个味蕾能接触到的皆是“节奏带到飞起“的醍醐味,不是吗?

  Q:简直让人不忍直视。那我问个实际问题吧,既然 Rift 的大人物支持川普,那么我买了 Vive 是不是等同于支持希拉里?

  A:别紧张,这种质疑的成型完全是情理之中的结果,歪果仁那边也有被带了节奏咬饵的例子,让我们看看他们是如何脱钩的吧:

  “我买了一套 Vive,然后在我重新用起我的 Rift 时,貌似遇到了一个红屏问题;如果(Palmer Luckey)是个川普的支持者,那么我愿意再买一台(Rift);

  情愿投票给撒谎成性、腐败成风的希拉里的都是疯子。“

  ——UploadVR 新闻《UPDATE: VR Community Divided After Report Ties Palmer Luckey To Pro-Trump Meme Group》之下,用户 Lomax 的评论留言

  “回复:如果(Palmer Luckey)是个川普的支持者,那么我愿意再买一台(Rift);

  所以你有了一台 Vive,并且你想支持川普,所以你想再买台 Rift 支持他?

  呃……你应该明白花在购买 Rift 上的钱不会直接变成川普的赞助,对吧?你会担心你购买 Vive 的钱会支持希拉里吗?

  我不太理解这个原理。

  你最好干脆利落地给川普捐个 600 美元,然后爱用什么 VR 设备就继续用下去。“

  ——同一出处下,用户 DougP 回复用户 Lomax 的评论

  “如果你想给川普投票,尽管去投!

  我和他在许多方面存在无法达成认同的分歧。但我尊重你这么做的权利。我尊重你的投票,竞选、PAC 贡献以及志愿者工作等等……

  但我不能容忍造谣中伤的卑鄙模因,没穿裤子的川普雕像,以及在推特上对两位候选人大放厥词。我尊重基于诚实公正基础上的策略斗争——这没什么通融的余地。

  美国已经积蓄了太多的戾气,为什么还要火上浇油?

  换句话来说,我不认同现在的状况,也不支持认为当前一切泰平的心态,无论支持的候选人是哪位。我们需要的是一场更干净的竞选,而不是……现在这样子。“

  ——同一出处下,用户 Anthony Clay 的评论

  没错,国外一样也有被带上节奏被动跟风的例子(上文仅仅是管窥一豹,实际数量多如牛毛),也一样有头脑清醒分得出是非黑白的辩解人——在这方面国内外的网络舆论环境其实是非常相似的。然而,和媒体的力量相比,这些“并不沉默的大多数”能够发挥的理性力量实在是太薄弱了,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悲剧。

  Q:好吧,最后一个问题——你自己是如何看待整场风波的发展走势的呢?我想听听你自己的意见,这次不要有引用网络发言的段落。

  A:很简单,让我按部就班逐一来说吧——

  首先是 Palmer Luckey。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个年轻的 VR 创业者在整场风波中被彻底孤立了:尽管他竭力表示“仅仅是个人行为“努力为 Oculus 开脱,这家自己创立的公司依旧不留情面地划清了界限——“绝不代表公司立场“,且“这是非常重要的“,相信大家都能看得出隐藏在这份公关辞令背后的实际态度吧。

  然而在另一方面,即便他再三强调“纯属个人行为“,围绕这桩事件大做文章的媒体和看客依旧把他视作毫无个人意志的企业法人代表;面对这个不会还击的对手,肆无忌惮地落井下石似乎变成了理所当然的结果,唯一的代价无非就是变成 Troll 而已——但对于那些热衷于此道之辈来说,这点代价又有何妨?

  这次事件的真相如何,目前就下结论恐怕依旧为时尚早;不过,籍由这次的纷争,我相信许多人都能理解为什么 Palmer Luckey 这个现年只有 24 岁的热门科技领域成功者没能像乔布斯或者扎克伯格一样,被媒体包装成年轻有位的创业奇才——即便是赶上了机遇成功扮演了行业领袖一职,真正有实力承担这份头衔的依旧只是少数中的少数。

  再有就是媒体。

  说实话,在这场事件中真正让我叹为观止的,不是 Luckey 的火速认怂,不是 Oculus 的翻脸不认人,也不是广大外国群众被带到飞起的舆论节奏,而是西方媒体在事件中反映出的态度。

  1948 年,美国总统换届选举结果揭晓之前,《芝加哥论坛报》从民调结果的预测中,得出了“共和党候选人托马斯·杜威稳操胜券“的结论;为了赶上头版新闻发布的档期,在正式公布当选人名单的前夜,这家媒体心急火燎地根据预测结果印好了次日的报纸并早早派发了出去——结果到了第二天,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第 33 任美国总统哈里·S·杜鲁门成功地击败了竞选对手完成了连任。

  面对这场让人瞠目结舌的逆转,身量虽小但脾气不小的杜鲁门当然不会放过那家领先半步妄图预测未来的媒体——至今为止,“哈里·S·杜鲁门高举着“杜威击败杜鲁门”头版新闻的《芝加哥论坛报》得意洋洋庆祝自己连任成功“依旧是这位总统任期内最让人印象深刻的照片之一,同时这也是全球媒体最有名的失职耻辱铁证,近乎没有之一。

  当媒体丧失了自己理应恪守的职业道德,沦为宣传造势乃至销量利润的奴隶会有什么下场?《芝加哥论坛报》的教训原本已经足以让所有媒体从业者终身铭记,然而令人扼腕的是,仅仅过去了半个世纪,这种罔顾现实公正只为博人关注的做派就在媒体行业再度复兴,且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Palmer Luckey 所遭遇的这一切仅仅是个引人侧目但并无特殊之处的常规事例而已,看看如今在媒体眼中俨然已经化身马克·吐温笔下角色(大家知道是谁)的唐纳德·川普吧,尽管他确实拥有诸多媒体所抨击讽刺的一众问题黑点,但这个政坛匹夫能够从一个丑角式的搅局者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上,背后的推动力量究竟来自何方?而众多理应拨乱反正揭示真相的媒体在这个过程中又扮演了何种角色?相信看过这半年总统大选发展进程的朋友应该心知肚明。

  最后,就让我们用一段诸位都不陌生的演讲结束这篇报道,让这部充斥着混乱、偏见、造谣中伤、践踏个人言论自由与人格尊严的黑色喜剧拉下帷幕吧:

  每当我们放弃不断改进的努力,每当我们由于种族或宗教原因、由于是新移民,或者由于有人持不受欢迎的意见,而剥夺我们人民的自由,我们的历史就出现最黑暗的时刻。每当我们保护持不受欢迎的意见者的自由,或者将大多数人享受的权利给予以前被剥夺权利的人们,从而实践《独立宣言》和《宪法》的诺言,而不是使其成为一纸空文,我们的历史就出现最光明的时刻。

  今天,我们没有谋求将自己的见解强加于人,但我们深信,某种权利具有普遍性,它们不是美国的权利或者欧洲的权利或者是发达国家的权利,而是所有的人们与生俱来的权利。这些权利现在载于《联合国人权宣言》。这些就是待人以尊严、各抒己见、选举领袖、自由结社、自由选择信教或不信教的权利。

  ——美国第 42 任总统,比尔·克林顿,中国北京大学演讲,1998 年


评 论
还没有网友评论,欢迎您第一个评论!
博 主
进入gaoyunxiang的首页
博客名称:飞云
日志总数:64
评论数量:213
访问次数:173874
建立时间:2013/7/19 16:06
导 航
公 告
评 论
52RD网友file:/etc/./passwd(5-21)
52RD网友../../WEB-INF/web.xml(5-21)
52RD网友anD 8347=3719--(5-21)
52RD网友anD 0799=0799--(5-21)
52RD网友gaoyunxiang%' oRder by 1#(5-21)
52RD网友%' oRder by 34#(5-21)
52RD网友cat /etc/./hosts(5-21)
52RD网友../WEB-INF/web.xml(5-21)